猫咪2019最新版破解

几辆悬浮车须臾间就来到矿洞前不远处, 接着悬浮车的车门打开, 一群穿着黑色军装的士兵从车中跳下来, 手里拿着黑洞洞的枪支, 朝周围那些赤蝎扫射。

枪声在耳边呯呯呯地响着,地上的赤蝎的尸体越来越多,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器和烧焦的味道, 随着燥热的沙风扑来, 味道刺鼻古怪。

有这群士兵火力大开,确实比冷兵器有效多了, 很快那群赤蝎就死伤大半,剩下的也吓得逃窜进沙漠之中,直到那只巨大的赤蝎王被射杀后,那些活着的赤蝎都已经没了踪影, 至于原本它们栖息产晶的矿洞,已经被弃之不顾。

士兵们解决这些赤蝎后, 便去矿洞搬赤蝎晶。

从这里可以看出, 这些人也是奔着这处赤蝎晶矿来的。

一个穿着笔挺的黑色军服的男人朝他们走来,他手中拿着一条黑色的马鞭,迈着一双裹在修长军裤中的大长腿走来,五官艳丽逼人,一双桃花眼不笑的样子也像微笑,浑身散发着一种糜丽张扬的气息。

看着就像一个典型的坏男人。

“你们是哪座城的人?”他开口问道,有些漫不经心。

邵士低头道:“回长官,我们是第四区的。”

其他人忍不住低头, 非常识相,虽然这群士兵的出现救了他们一命,但却极为畏惧他们手上的武器,大气都不敢喘一个。

连邵士和老焦这两个因为身手不错而有些傲气的人,在这男人面前,同样收敛起身上的气息,带着压抑和小心。

“第四区?原来是纪修的城民。”他微微笑了下,便没再说什么。

清纯漂亮姑娘午后小憩

一群士兵训练有素,很快就将矿洞里的红晶石搬到悬浮车上。

邵士等人安静地站在那里,浑身脏兮兮的,看起来就像难民。虽然羡慕嫉妒那些士兵得到那批数量不低的赤蝎晶,嫉妒得眼都要红了,却没人敢露出贪婪的神色,皆在安静地等候着。

等士兵来汇报情况后,那男人转头看向他们,说道:“我们也要回第四区,捎带你们一程吧。”

在场的人听罢,脸上都露出轻松的神色。

邵士和老焦不着痕迹地对视一眼,皆在彼此眼中看到警惕和防备,并没有像其他人那么开心。

那些普通人不知道这位长官是谁,他们却是知道的,这人名叫逯行,是第五军区的指挥官的亲卫之一,性格狡辩如狐,是一个非常难缠的人物。

这些军人很少将普通人的性命放在眼里,现在在这种地方碰到,不管是巧遇还是刻意,非常引人注目,只怕他是怀疑上了。

一群人跟着进了悬浮车。

悬浮车内的空间颇大,分两个区域,邵士一行人被安排在后面的区域里。

逯行坐在他们对面,修长的双腿交叠着,一双桃花眼徐徐地看着在场的人,笑着说:“我听说昨天夜里有罗姆森人的巡逻队经过这里,是么?”

邵士谨慎地答道:“是的,我们有很多队员被罗姆森人捉走了。”

其余的人脸上露出隐忍而愤怒的神色。

逯行点头,修长的手抚着那条马鞭,叹道:“罗姆森人这几年越来越嚣张,经常越界劫掠人类,等到下一个灾劫日,应该好好和他们较量一下,只有被打疼了,他们才不敢再犯。”

双方聊了会儿,都是逯行漫不经心地问话,邵士和老焦谨慎地回答,直到问得差不多,逯行方才伸了个懒腰,起身离开。

直到他离开后,一群人方才松了口气。

“这第五区的军官比第四区的军官的感觉要可怕得多,就和第五区的那位指挥官一样……”有人小声地嘀咕着,却不敢太大声,生怕被前面的第五区的士兵听到。

他虽然说得小声,但回到前面区域的逯行却透过监控器听得一清二楚,桃花眼在视屏上逡巡,目光落在其中一个缩在角落里的瘦小的身影上。

“长官,有什么疑问?”旁边的士兵问道。

逯行指着屏幕上的人,说道:“这孩子看起来……有点不一样呢。”

士兵瞅了瞅,实在没办法从那张脏兮兮的脸,以及瘦小的身板中看出这少年有什么不一样,能说不一样的话,就是像女人一般的娇小的身段吧。很少有男人长得这么娇小的,估计是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。

没成年的孩子也敢跑到这种地方来,可见胆量极大。

逯行见士兵不解的样子,也没解释什么。

他饶有兴趣地看了会儿,方才收回目光,眉眼含笑地拿出一个联络器,给在第四区的指挥官发信息。

他素来相信自己的判断,既然觉得不一样,自然要查一查的。

迟萻不知道自己已经引起对方的注意,不过她的五感灵敏,敏锐地感觉到监视的视线,不着痕迹地看了看,便知道这悬浮车内应该装有监控。

将怀里的包搂得更严实一些后,她装作没有发现,眯着眼睛发呆。

虽然她现在想睡一觉接收下这具身体的记忆,生怕周围的环境不安全,要是中途被打断,又要面临路西菲尔那个世界的窘境,便放弃了。

还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接收吧。

悬浮车的速度很快,两个小时后,就抵达人类居住的城市。

迟萻透过车窗,看到那巍峨的城墙,那钢铁筑成的建筑,是一种充满高科技风的后现代建筑,与先前那座被废弃的城市大相径庭。

显然,人类会放弃那座充满现代化城市也是有原因的,比起这钢铁之城,那城市就显得太过脆弱,如今更是沦落成荒野之城。

县浮车从专门的车道进入城市,接着在一处停车场停下。

逯行打开门,长腿跨进来,对窝在车内的这群难民说:“各位,第四区城到了,请下车吧。”

一群人纷纷站起来,局促地感谢他后,便依序下车。

迟萻跟着众人下车,经过的时候,突然被人捉住手腕。

迟萻抬头,一双眼睛安静地看着对方。她感觉到这人很强悍,以她现在的实力,无法对付。

逯行笑眯眯地说:“小弟弟今年几岁了?成年了么?”

迟萻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含糊地说:“回长官,还没成年……”据她先前的观察,发现这个世界的成年男人大多身材高大,她和这些男人站在一起,就显得娇小纤细,格格不入,只能称之为少年。

心里有个声音,告诉她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,不如让人误会。

逯行摸了摸她的手,方才放开,笑眯眯地说:“再见。”

迟萻盯着他的脸几秒,然后低头下车。

跟着众人走出停车场后,迟萻站在那颇具后现代风的街道上,一时间有些茫然。她没有记忆,不知道这具身体的家人是谁,住在什么地方。

或者她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先去接收记忆?

正想着,突然听到一道激动的声音叫着:“萻萻!”

迟萻循声转头看去,就见一个身材窈窕、面容秀丽的女人朝她跑来。

随着她的出现,周围路过的男人纷纷转头看过来,目光炙热而贪婪,只是看到那女人脖子上戴着的镶钻石的金属项圈时,很快又一脸遗憾地移开目光。

迟萻不动声色地将周围男人的神色尽收眼底,最后视线转到已经跑到面前的女人身上。

她看起来二十出头,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露肩连衣裙,让她看起来十分纯洁美丽,连脸上的笑容都像天使般阳光灿烂。

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,与这大街上的一景一物都格格不入。

迟萻注意到周围那些路过的人都是男人,各种各样的男人,大多数穿着笔挺的军装,却没有一个女性,这姑娘的到来,就像在一群硬汉中盛开的娇花一样,画风一下子就显得不一样。

“萻萻,你终于回来了,还好吧?”女人柔声问道,一边捧着她的脸,拿湿巾给她擦去脸上的污渍,神色温柔而专注。

迟萻含糊地道:“我没事,你放心吧。”

“怎么可能没事,你一个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最后有些落漠地说道:“萻萻,是姐姐没用。”

原来是这具身体的姐姐。

迟萻没有记忆,不好多说什么,于是没有说话。

帮迟萻擦干净脸后,那女人并没有嫌弃迟萻地这副难民的样子,牵着她的手,转头对她笑道:“萻萻,你饿了么?姐姐先带你去吃饭。”

迟萻确实饿了,包里带的干粮一点也不好吃,便顺从地应一声。

女人带迟萻到一家装饰得富丽堂皇的餐厅吃饭,餐厅的侍者似乎有些嫌弃迟萻这副邋遢的难民样,但看在带她进来的人是个女人的份上,便忍下了。

餐厅里还有其他用餐的人,大多数是穿着军服的人,而且军服还不一样,有黑色、军绿色、木棕色、红色等。

这群军人看到进门的女人时,眼睛发亮,虽然她脖子上的铭牌一看就不是普通男人能为她戴上的,可难得在这里看到一个女人,依然让他们非常高兴,连吃饭都香了许多。

迟萻被那女人拉着坐下后,将抱得手酸的背包放到一旁,然后看着对面的女人熟练地点餐,明白她是这家餐厅的常客。

一个衣食住行处处精致的姐姐,为什么妹妹却活得这么凄惨?

迟萻有点儿搞不懂,只能静观其变。

很快侍者就将她们点的食物端来上,以西餐为主,还有红酒鲜花这些难得一见的东西。

“萻萻,多吃点,你又瘦了。”女人一脸温柔地说。

迟萻说了声谢谢,就开始吃着面前的牛排。

用过餐后,那女人拿出一张卡结账后,便带迟萻离开。

迟萻抱着那个装着赤蝎晶的背包,默默地跟着她。

女人的步子迈得很小,走得很优雅,走在这后现代风的街道上,如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“萻萻,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,姐姐真的很担心。”女人用一种忧伤的神色看着她,眼里浮现晶莹的泪光,轻轻地说:“我听说边境时常有其他种族路过,像那些吃人的罗姆森人,那么可怕,万一你遇到他们怎么办?你为什么就不想像姐姐这样,好好地在城里生活呢?”

迟萻低头不语。

女人看到她这样子,脸上的神色更伤心,呜咽着说:“萻萻,我答应过爸妈会照顾你的,这次……你就听姐姐的吧。”

迟萻感觉到她话中的不对劲,猛地反应过来,转身就跑。

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一群手持枪的军人,穿着军绿色的军装,应该是这第四区的军人。

“萻萻——”女人凄厉地叫着。

迟萻听而不闻,在人群中穿梭奔跑。

呯的一声枪响,她身边的地面炸开,显然对方已经向她开枪,接着就听到她那姐姐厉声叫道:“不准开枪,不准伤到她,她是……”

声音被喧哗的人声湮没。

迟萻下意识地逃离,在错综复杂的街道上奔跑,身后是一群追踪的士兵,路过的行人见状,纷纷闪身让开。

虽然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,那姐姐为什么会让人捕捉她,只能凭直觉先逃。

一个士兵从旁边扑过来,迟萻扭身后退,那扑过来的士兵和前面的士兵撞到一起。迟萻趁机将两人往旁边一推,让他们和后头追上来的士兵撞到一起,瞬间就撞成一团。

趁这机会,她继续跑。

迟萻仗着身量娇小,在人群中灵活地钻进钻出。

可惜这城里的军人太多了,连路人都是穿着军装,让她几乎以为这个世界是不是全民皆兵,穿便服的没见到几个。以至于她无论怎么跑,好像都是往士兵群中扎一样。

迟萻眼角余光瞄见一处光线较黑、人流稀少的巷子,脚步一转,就冲过去。

砰的一声枪声,身后有子弹朝她的手臂飞过,迟萻只觉得手臂一痛,接着又一声枪响,腿肚中了一枪,踉跄着摔倒在地上。

迟萻疼得脸色发白,捂着冒血的腿,转身看去,就见一个穿着军绿色军服的高大男人站在巷子口,用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她,朝她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。

“还跑么?”他用枪指着她,声音透着兴奋。

迟萻疼得脸色苍白,冷汗直流,嘴唇哆嗦着。

他手中的枪口指着她,不紧不慢地朝她走来,用一种古怪的目光打量她,说道:“真是不可思议,你这样子,哪里像个女人呢?嗯,连女人的芬芳都没有。”

他来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会儿,方才蹲下。身,伸手抓住她的头发,将自己的脸凑到她面前深吸一口气,脸上露出些许陶醉的神色,语气更兴奋了,“原来要近一些才能闻到,虽然很弱,确实是女人的气息。”

他的瞳孔微缩,露出兴奋的神情,就要伸手将她抱起来。

一条裹在黑色军靴上的长腿从迟萻身后出现,对着那男人的脑袋将他踹飞,接着迟萻感觉自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抱起来。

“她是我的,我带走了!”

抱着她的人,用低沉悦耳的声音说。

被踹飞的男人狠狠地砸在地上,高大健硕的身躯发出沉闷的声音。

他扭曲着脸,从地上一跃而起,就要举起手中的枪时,后脑勺被枪抵住。

“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。”一道带笑的声音响起。

男人慢慢地偏首,对上逯行那张妖艳的笑脸,下颚不由紧抽,一双噬血的眸子狠狠地瞪着他。

逯行不为所动,抬了抬下巴,说道:“我们指挥官看中的人,你也敢抢?”

男人心中微惊,再转头看去,就见那幽长深邃的巷子里,已经不见人影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今天第二更~~猫咪2019最新版破解